写字儿的。

关于

叶翔|老叶头和老孙头

*一个关于他们老了的故事。

 

0

荣耀,一个裹挟着光荣岁月气息的名字,在每一个玩家心中都是他物无可比拟的信仰。它象征着热血,激情,专注,坚毅,它不断变革,创新,不懈追求巅峰与极致,近几十年间在全球都留下了浓墨重彩的一笔!

风靡数十载,我们不得不承认,属于荣耀的黄金时代已经过去,可内中精神,却始终历久弥新。

有谁能想到,几十年前代表荣耀顶尖水平的教科书和小斗神,就住在四九城中的某一个四合院中呢?

 

1

二十一世纪七十年代的北京,雾霾治理已初见成效。天光从淡薄晨雾中隐隐漏下,昭示着属于皇城根儿的崭新一天。

流着四九城正宗血液的叶修在奔八的道路上也逃不了似的在某一天对鸟大感兴趣,悠闲无比地养上了一只画眉,一只鹩哥。其中那只会说话的鹩哥真是成了精,近墨者黑这话真是不错!那嘲讽的话是张口就来,孙翔想拔了这鸟精的毛已经想了小半年了。

他俩五十多岁的时候卖了先前住的高层公寓,又拿出各自存着的一笔不小的积蓄,买下了清爽又人气儿十足的这套四合院,潇洒入住。

没大包小包地轰动乔迁,两张账号卡,两件手办,两枚戒指,至于那一柜子奖杯,叶修就指挥扎根北京没挪过窝的老“魔术师”帮着搬了过来。

哦,对了,还有一台二十一世纪初的老掉牙的台式电脑——现在全息都走进千家万户了,谁还看这没劲的显示屏呢!

几十年了,得亏叶修孙翔把这老古董保养得好,还能边费劲散热边次呼次呼地开机。

桌面,火红背景下铁翅舒展,金色大字跃然眼前,

——荣耀!

 

2

孙翔是典型的年轻时候帅,老了还帅的类型。整个人就算七十出头,也是高挑挺拔,放老头堆里,那就叫一个“鹤立鸡群”。叶修属于北京城中乍看平常实则身怀绝技的出名老头——蹭得一手好饭,周围邻居惨遭荼毒多日苦不能言,谁让这老头意外地招孩子喜欢呢?

“孙爷爷!”扎着冲天辫的小姑娘脚下踩了风火轮似的冲进了四合院——二十一世纪七十年代,人们对小孩儿打扮的审美在大部分家庭还是与几十年前出奇的一致。她探头探脑四下扫视了一通,又奶声奶气问道,“叶爷爷呢?”

“遛鸟去了!”孙翔随口一应,说罢想到什么,嘴角抽抽要笑不笑的样子,总觉得有那么点儿少儿不宜的意思。

话音刚落,叶修就拎着鸟笼大摇大摆走进来了:“闺女,以后可别叫他孙爷爷了,不知道的还以为孙悟空上北京旅游来了呢。”

鹩哥怒接:“臭猴子!”

孙翔气得拿了平时当摆设用的拐杖就要抽。

 

3

老叶头和老孙头一拌嘴,柜子上本比肩而立的一叶之秋和君莫笑的手办就得唰唰摆出进战状态。

俩人把手办不愧都当宝贝爱护着,保养业务是一个比一个熟练,这么多年,还是色泽明亮关节灵活,锃亮的银武在灯光下被镀上一层隐隐的光边。

一叶之秋后撤一步亮出却邪直指前方君莫笑,而那昔日散人也毫不客气地化伞为盾来了个四两拨千斤。一时之间双方都上满了炫纹一般,剑拔弩张的意味竟就在两个手办之间油然而生。

“看见没,我和一叶都和当年似的,一如既往地帅!”孙翔提着嗓子冲厨房里拌面的叶修叫嚣。

老叶头慢悠悠端着面盘子出来,又慢悠悠地来了一句:“那是我给它打的底子好。”

老孙头内心腹诽不已,得了,就你那花花绿绿蔬果大会似的还底子好呢?

 

4

那柜子底下一层,还收着一盒没抽完的老玉溪。那是孙翔当年气势汹汹没收的最后一包,没想到这小子还难得有心地给收藏起来了,直到现在。里头的烟已经潮得没样了,只不过看着熟悉的烟盒,两人还是感慨颇多。

叶修的烟也戒了几十年了,要说给当初那群吸叶修二手烟吸多了的一帮子人听,肯定是一片惊诧。他们还曾经说这老烟枪要祸害上起码三代人呢。

刚戒烟那会儿,那叫个浑身难受,仅存的乐趣也就只剩下逗弄孙翔了。他只要懒洋洋一句想烟,孙翔就立马气势汹汹地把嘴唇磕过去,把那烟鬼的嘴堵了。

“再来一个?”叶修咂咂嘴,没回过味儿来。

玩笑归玩笑,不过还真别说,效果不是一般的显著。

有人问了叶修到底怎么下定决心戒的烟,叶修往嘴里丢了颗薄荷糖,一笑,没说。

老家伙,还装神秘。

叶修一闭眼,还是能看见当年他锋芒毕露的小斗神凶巴巴地揪着他的领子蛮横威胁说:“你要陪着我活很久!”

 

5

夕阳西下。橙红的日将落不落地悬在飞檐角处,铺天盖地卷来的晚霞以燎原之势将北京城的天顶烧了个透透,投下大片的光影。

老叶头和老孙头顺着公园曲曲折折的石子路并肩而行,穿过路边的大片花树,兜里揣着一小包喂鱼的食儿,走啊走的,孙翔就要从叶修怀里掏一捧扔进湖里,老小孩儿似的兴奋瞧着聚集而来的红锦鲤。

他俩一直晃到小公园里头的石桌石凳处,叶修几眼没注意他老伴儿,下一刻就瞧着他又和一小屁孩儿跟那儿斗上了,大眼儿瞪小眼儿的,谁也不让谁。

霞光铺就下来,红了叶子,红了飞檐,红了石狮。

也将不远处的老孙头的脸映得通红,整个人被一层厚重的光晕温柔包裹着,恍然间,又模模糊糊和几十年前那个轻狂桀骜的少年身影重合了起来。

老叶头就这么静静地看着。

看着,看着,就笑了。

 

6

鹩哥在被挂上树枝的鸟架上摇头晃脑地唱着跑调的歌儿,并不悦耳的歌声回荡在四处笑语的小公园里头。

当你老了 头发白了
睡意昏沉

当你老了 走不动了
炉火旁取暖 回忆青春
多少人曾爱你青春欢畅的时辰

爱慕你的美丽 假意或真心
只有一个人还爱你虔诚的灵魂
爱你苍老的脸上的皱纹

……

 

END

评论(10)
热度(128)

© 三昧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