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字儿的。

关于

俗世无非/屠宰场与厨房

九辫儿2w5的参与度,偏偏一眼扫去,全是煤球灰了。

从前认真给人打心窝里烧出来的那团火,也不知道燎去了哪片原野了。

新年快乐❤️二〇一九

豆鬼|零和博弈

*豆芽生日快乐。

*一个定时。


0.

“老师,爱是什么?”

胡雪松是他们办公室里最经常收到班上小孩子问题的老师了,有时候不是他班上的也来问他。

这次的问题好像有点难,又有点永恒。

他沉吟了一会儿,因握钢笔而突出的嶙峋指节微不可察地耸动了几下,像某种隐秘的、微观的地壳运动。然后他搁下笔来,习惯性地抬起头来认真看着孩子的眼睛回答:“这是个哲学问题。老师也在探索,那之后我们就一起找答案,你觉得可以不可以?”

胡雪松也在深冬的重庆进行一场自我拷问,可以不可以?

办公室打了制暖的空调,窗户上蒙上了一层模糊朦胧又暧昧的白,上面还有同事孩子留下来的种种天马行空的涂鸦,太阳长在草茎上,...

好玩。

豆t|糖

*双鱼小谢的哲学迷思。

*短打,速写,没逻辑。


-当一个人常常要提醒自己什么的时候,就是他每每总要忘记这件事的时候。


“欸每天吃一颗糖,提醒自己生活还是甜的。”

Dickid常常记录下谢锐韬这个镜头,镜头里面的谢锐韬一而再再而三老师傅强调一般,听多了却又像是某种自我劝诫。谢锐韬很多年烟糖不离身,养成了吃烟要凶,吃糖要快的谢式人生准则。既然有人说抽了烟就不是好宝宝,那么吃糖总该不算坏的。他稀里哗啦就剥了糖纸,仰着脑袋舌头一卷任由糖粒一路留下星星点点跳跃的甜,最后集中在舌面上漫染开来。他等晚点的飞机等到爆炸时会表情凶狠地把硬糖嚼得梆梆作响,噼哩啪啦弄得四分五裂,...

豆t|醉

*短打,速写,没逻辑。


谢锐韬经常喝多。很多人的趴喝多,一个人在家也喝多。

他醉在好多人的镜头里,当然,一般是在Dickid的光圈中,至于等到他要乱性的时候他就要狡黠地眨起眼来,糯米一样的音调里又浮起了酒精泡泡,说Dickid你这个不能拍喔,欸我自己是他妈的不介意啦,但我的女孩会害羞啦。

小醉鬼谢锐韬有时候会被人发现,有时候又隐藏得绝赞。当他醉的时候,红扑扑的颜色挟裹着由内而外溢散又由外向内烧灼的热度晕染在他略略凹陷的脸颊上,如果偶尔造型要求他戴眼镜,那么镜片后眼内小型动物样的湿漉漉的朦朦水汽就显得更为明显。趴体上他可以笑得放肆一万倍,这个时候会不会被人发现醉掉谢锐韬是不在乎的,他像...

最伟大的大盗请你偷走日落。

                               ——J-Fever《无人喝彩》

1/10

© 三昧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