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昧  

中秋快乐。

山中何事?松花酿酒,春水煎茶。

文自@摘纪录 

叶翔|去你那儿还是去我那儿?

*一个关于国庆抢票的故事。
*微杜柔
*好久不见!大家国庆快乐!!中秋快乐!!

-----------------------------------------


“大神,我们能不能回家可就看你了啊!”

兴欣如今的队伍已逐渐扩大,锋芒毕露,各部门的运作也逐渐完善,一切都往着好的方向,展开在任何人眼前的都是其不可限量的光明前途。
从全国各地为叶修慕名而来毛遂自荐者不计其数。
真正被纳入兴欣这一“草根”冠军战队的却还真是凤毛麟角。
孙翔对此作评,“你们那从前都是游戏里大街上随意拉人,现在这么讲究!是你们兴欣飘了,还是我们轮回拿不动刀了?”
孙翔哪里不知道叶修对优秀人才从不含糊的性子啊?从前那是看人品,瞎猫碰上死耗子,现在这得是千百人头里边儿正经选拔。
他单纯就是视频对话里嘴痒,就想逗叶修一乐。他乐,他也乐。

当他们大包小包揣着对荣耀的热爱、怀着对叶修的仰慕来到兴欣,短短数小时内,荣耀的热爱更甚,而叶修的“伟岸”形象无一不破碎得彻彻底底。

于是,这回国庆逢中秋,长假八天乐,他们一帮子胆儿养肥了的干脆把七八部手机在叶修前面依次排开,放眼扫去,每一部手机都停在了——国庆抢票的页面。
抢票,一件令国人为之疯狂的人生大事。
这涉及到,软坐硬座,座票卧票,还有,最根本的,抢得到票,和,抢不到票。

叶修充傻装愣:“别吧,就算是二手机,七八部一块儿来,这国庆礼物也挺贵重的。这心意我领了啊!”
“大神,别闹了,我们能不能回家可就看你了啊!”
叶修倏尔板起脸来,露出严肃神情:“不成,自个儿抢去,买到票就回家,票都抢不到的,是不是该加练自个儿看着办吧!”
正当那群人见无赖不得纷纷拿走手机时,叶修幽幽感叹一句,像是恍然大悟似的:
“这就是喻文州留在本地的理由啊。”
众人默,仿佛能见到喻文州一口老血欲出。

突然,叶修的QQ窗口疯狂跳动起来,对方好像性急至极,干脆来了个窗口抖动,只见那聊天窗口飞闪猛晃,一下就霸占了屏幕中央的位置。

一叶之秋:老狐狸,国庆了!!!
一叶之秋:靠,我们队放这八天心不甘情不愿,愣是把前面一星期的训练量加大了。我擦,又不是高中生补课?!
一叶之秋:哎,国庆去你那儿还是去我那儿啊?
一叶之秋:……擦,听起来怎么怪怪的啊!
君莫笑:看谁先抢到票吧!

孙翔霎时斗志昂扬,爆棚的胜负欲直冲云霄。
退役老人挑战他的手速?!开玩笑!

他几乎是立马回头,如临大敌地叫住了正忙着收拾行李的杜明,那神情,仿佛下一秒就是荣耀决赛。杜明收拾行李出的一身热汗,都得给孙翔盯得成了冷汗。
“杜明,我要买票!”
“什么票?”
“回家的票!”
“啊?战队不是替我们买好了吗?”

对,就是回家的票。
孙翔无比笃定地想。
满心思念,满心的甜。经由短暂的分别酿造,经由爱恋的人们品尝。

孙翔“算定”叶修肯定会趁此机会多陪家人,能溜出来那会儿,最快也要到五号。切,那他都到北京了!而孙翔,丝毫不曾考虑叶修那几乎一整个家里蹲的夏休。

一叶之秋:[图片]
一叶之秋:看到没?我五号中午的票!等着认输吧!

叶修倒不知道这小子已经和自个儿设下了这盘关乎尊严的战局,而且能在对方选手尚处茫然时,就已经篡裁判权,宣布冠军了。

君莫笑:哎哟,别高兴得太早啊。
君莫笑:[图片]

孙翔定睛一看,那时间生生比他早了四个小时。他冷不丁想到刚对杜明放出不久的豪言:“我要是输了,我吃键盘!!”

一叶之秋:……操!!!
一叶之秋:那我这票怎么办啊?!

孙翔敲键盘敲得噼里啪啦,咬牙切齿。

君莫笑:看哥给你支一招儿。你给杜明,小唐说了,她爸想见见他。
君莫笑:别说,这小子厉害啊。

孙翔立马将那赌誓抛至九霄云外,很不厚道地捧腹大笑,堪称嚣张无比:“杜明!你要见家长了——!”
杜明急匆匆从外头冲进来,浑身,如遭雷劈般僵硬。
下一秒,轮回宿舍上下三楼,无一不被一声仰天长啸所贯穿。

君莫笑:这牛郎织女,赶着国庆中秋鹊桥相会,够新鲜的啊。
一叶之秋:那小子现在乐疯了,跟抽了似的哈哈哈!

叶修哭笑不得。

君莫笑:我说,咱俩。
一叶之秋:噢!咱俩!
一叶之秋:谁是织女?!



-E-N-D-

“你,有猫了吗?”

叶翔|斗神双侠夫妻档

*直播梗

*祝大家七夕快乐!

 

--------------------------------------

 

近年来,直播行业办得风生水起,前途一片大好。是日,正当寄托了中华民族美好情感的一个传统节日——七夕。

晚八点,直播间12020529现场。

“什么,今儿七夕啊?”主播叶修开着荣耀,一盘儿野队jjc打完之后,扫了眼花花绿绿的弹幕,敏锐捕捉到了重点。

“孙翔?他洗澡呢!”

 

这个直播间,是一个传说般的存在,人称斗神双侠夫妻档的双主播节目。平日里,叶、孙俩人一人一台电脑面对面坐,组队相约荣耀各家大神直播jjc,一三五孙翔视角,二四六叶修视角,星期天猜丁壳。逢年过节的,就有双人同屏直播福利。

叶修常常感叹,现在国家繁荣昌盛了,大家伙儿吃什么不好,这受什么刺激,偏上赶着吃狗粮来了。

“哟,可算来了啊,今儿得一块儿直播。”叶修回头看了眼带着团浴液香气出来的孙翔,一头金黄的毛沾着水珠正四处乱甩,单单一条浴巾围在下身,露出常年锻炼出的标准型男身材。

啧,这小子怎么又不把衣服穿好了出来?

于是叶修清了清嗓子,幽幽一句飘过去:“看来,咱们孙翔大大在这一普天同庆的节日里要给大家伙儿卖肉福利啊?”

弹幕炸了,孙翔的脸也炸了,头顶恨不能冲出一朵蘑菇云来。

“你丫少扯!老子正经主播!!”

直播间的吃瓜群众们清晰无比地从叶修的麦里听到了这句掺杂了羞恼意味的怒吼。屏幕内,叶修抖着腿看上去心情颇好的模样,有一搭没一搭亲切话起了家常。

“八点了,老少朋友们都吃过晚饭没啊?”

“泡面?年轻人就少吃点儿泡面,一两顿打发得了。哦,那个海鲜什锦的,不错,良心。”

“什么?孙翔今儿穿什么色儿的内裤?我看这才八点多啊,没到午夜场呢,一会儿自个儿问他去。”

“谢谢这位朋友的火箭,看着就喜庆。”

唠了五块钱的磕之后,孙翔顶着头半干的黄毛,穿着松垮的大t恤,闪电侠一般的“嗖”进他的座位,抓了耳机一把戴起故意嚷嚷。

“说什么呢,这么热闹,也不等我,不够意思啊你们!”

“说今儿七夕呢,”叶修无奈,嘴角却也挂着丝儿过节的笑,“差点儿都给忘了。”

“哦,”孙翔点点头,“我也。哎,别不信啊你们!你说我俩,就他,整天过得跟老年人似的;我?我一般连几号了星期几都不记得!过节俩人都不记得很正常嘛!”

叶修附和着点头,淡定回应:“知道了吧?别瞎起劲,都老夫老妻了。”

弹幕一阵呼啸。

孙翔对他们的战斗力已经习以为常了,干脆和叶修一唱一和地感谢各个金主的火箭、跑车、游轮。

 

今天是个好日子,心想的事儿都能成。

孙翔大手一挥,豪气冲天。

“来,说吧!有什么福利想要啊?翔哥满足你们!”

“操,你们还真什么都敢说啊!太私人的不干啊,我们这绿色直播间懂不懂啊。”

然后孙翔目瞪口呆看着弹幕唰唰换成了一片绿色,叶修在一旁哭笑不得,看着孙翔佯怒控诉,冲着摄像头龇牙咧嘴:“这么吉利的日子,搞这个色儿!都给换了!我超级凶啊!”

“啊?最浪漫的事儿?”好不容易有个正常点儿的问题,一下子却问倒了孙翔。俩大老爷们儿,一个活得粗,一个活得糙。一瞬间孙翔差点儿不知道浪漫二字怎么写的。他拿胳膊一捅叶修,果断甩锅,“你说!”

叶修摊手无辜诧异道:“这锅甩得够果断的啊!你不格叽格叽绞尽脑汁一下儿?轻易放弃可不是好习惯啊。”

“废话,那不然呢,翔哥给你三十秒酝酿啊,我出去拿罐儿冰可乐!”孙翔狡黠冲叶修一挤眼,不知挑衅还是挑逗地地舔舔虎牙,溜了。

叶修痛心疾首,怎么这小子就没从自个儿身上汲取点儿优良品质学习学习呢。他转头冲着屏幕很是受伤地摇了摇头,“瞧瞧你们干的好事儿。”

“怎么样,想好了没啊哈哈哈!”眼见着屏幕内孙翔从画面边缘闪到中央,手里拿着罐儿直冒冷气的冰镇可乐,启了拉坏儿仰头喝得痛快。

叶修倒是大方:“没怎么想好,试试看吧。”

孙翔颇同情地:“放心,说成什么样儿翔哥都不会不要你的。”

摄像头视角不够,屏幕那头的观众朋友们只能看到叶修手在兜里掏摸了两下,已有下手快的朋友们调侃说,叶神是要给翔哥看个大宝贝了。


下一秒,一个锃亮耀眼的东西闪得人眼前一晃。24K的钛合金眼都遭不住。

“虽然放出去不少债一个都没收回来,不过好赖你叶哥多少有点儿存款。简单一环儿,没什么花里胡哨的,就刻了名字。翔哥赏个脸,戴上吧。”说罢,捞起孙翔空着的左手,顺顺利利将那一枚铂金戒指推至指根。

孙翔愣了,彻底愣了。

恍惚间甚至觉得,叶修那口气和说了句“虽然我挺懒但还是下楼给你买了个西瓜”没什么两样。

叶修也没催,只噙着抹似有若无的笑意安静地看着他的小崽子,等着他安回下巴,等着他找回神思,等着他的最终答复。

看似自信,看似轻松,看似游刃有余,实则,也不是不紧张的。毕竟,孙翔于他,是个开荒本啊!

这十秒,叶修后来回想,是他人生中最长的十秒。

孙翔僵着,握紧易拉罐,摸着拉环屈指野蛮一掰,呆呆地将那个铝环递过去:“我……我只有这个。”

叶修总算舒坦笑开,心中一块大石终于落地:“还真吓掉线了啊?二不二,我买这玩意儿还能只买一个的?”

叶修递出手去,摸出另一枚戒指郑重交到孙翔掌心,语气轻快:“来吧,给我戴上。”

 

叶修没再去看弹幕,想来也该成灾了。

大家所能看到的最后一个画面是,叶修伸出那只戴上戒指、承载未来的手,一把罩住了摄像头,摸向后头的电源键。

“题也答了,接下来少儿不宜,都早点儿休息着吧,我俩过节去了啊!”

 


-E-N-D-

叶翔|恋爱问卷52题

填写人:叶修 孙翔

 

Q1:姓名?

S:孙翔呗!

Y:叶修。

 

Q2:性别?

S:废话?!

Y:我胡子还没刮呢。

 

Q3:两人分别有什么爱好?

S:荣耀。

Y:荣耀,逗他。

S:???

 

Q4:两人分别有什么缺点?

S:我……就,有时候,脾气不太好呗。已经在改了!以前还有点儿瞧不起人,现在没有这种情况了,谁来了都是我翔哥的朋友!

Y:缺点?哟,还挺难想。

S:嗤……

Y:不爱打扫屋子算一个吧。我先声明,家里头那碗可都是我洗的。

S:靠,我也洗了啊!

Y:每年的五一劳动节,你就应个景儿的吧。

 

Q5:两人的第一次见面?

S:就……交接一叶之秋的那天。

Y:把儿子交给他那回。

 

Q6:对对方的第一印象如何?

S:打荣耀的都知道他牛逼吧,不过之后我接过一叶之秋的时候,觉得他这人挺奇怪、挺神秘的还,不行了就早点儿给后辈让位啊对吧。

Y:我不行了?

S:呃……

Y:第一印象啊,太躁,浑身刺儿,对前辈说话还没礼貌。就是一小孩儿。

S:靠,就没点儿好的?!

Y:下一题下一题。

 

Q7:怎么称呼对方?

S:叶修、老狐狸、老流氓……呃……还有,叶哥。

Y:孙翔、小崽子、孙翔大大……你最后说的什么?声儿太小,没听着啊。

S:关我屁事!

 

Q8:希望对方称呼你什么?

S:翔哥呗~!

Y:就叶哥,挺好的。

 

Q9:如果把对方比喻成一个动物,会是什么?

S:千年老狐狸!

Y:张牙舞爪的小猫。但还真奇了怪了,我家小点倒也挺亲他。

 

Q10:至今对方最吸引你的地方?

S:强大!

Y:那股神采飞扬的劲儿吧,愿意钻,愿意闯,愿意拼,挺好!

 

Q11:最为对方感到高兴的事儿?

S:和我这么优秀的人在一起了!

Y:看他夺冠。

S:我还以为你拿到手软了呢。

Y:嗨,别和我比。

S:你……!

 

Q12:谁先告的白?

S:正是本人!

Y:挺嘚瑟啊你。

 

Q13:和对方第一次吵架起因是什么?

S:……啊?吵架???

Y:对,跟他认真你就输了。平时那都叫情趣,关键性问题上这小子头脑清爽着呢。

 

Q14:如果以后产生分歧,最不希望对方做什么?

S:和我冷战。

Y:嗯,对,沟通最重要。

 

Q15:和对方第一次约会是什么时候?地点?

S:第一节世邀赛,苏黎世街头的中餐馆,我就是想吃鱼香肉丝和小馄饨,靠,实在受不了三明治了,还是中国好啊!

Y:哦,我当时是想吃个素菜包子和阳春面来着。

 

Q16:现在两人约会一般会选择的地点?

S:在家不好吗?是空调不舒服还是电脑不好玩儿?

Y:附议。

 

Q17:为对方做的最浪漫的事儿?

Y:这个真不会搞,改天问问沐橙吧。

S:……他过生日我写信寄过去算不算?

Y:我感动得不要不要的。

 

Q18:两人的关系发展到什么阶段?

S:无论什么阶段,都是最好!

Y:该做的都做了,你说呢?

 

Q19:两人的关系是公开还是保密?

Y:公开。

S:早公开了!

 

Q20:最喜欢对方身体的哪个部位?

S:手!理由不用我多说了吧?这双创造神话的手被一个正在创造更高神话的人握着呢!

Y:眼睛,干净,纯粹。

S:我还“你的声音很干净”呢……

Y:瞎嘀咕什么呢?

 

Q21:形容一下对方的身材。

S:???不存在的。

Y:比我好。

S:那还用说?!实打实的六块腹肌好不好!

Y:嗯,手感是不错。

 

Q22:什么时候会因对方心跳不已?

Y:他最没防备的时候叫他一下,他猛一回头看我那眼神儿。唉,遭不住啊。

S:接吻……他老不闭眼,操!

Y:单纯想看你,又不掉块肉,哪儿我没看过啊还?

 

Q23:哪一个瞬间觉得自己最幸福?

S:睡醒睁眼能看见他还挂着眼屎的时候。

Y:你也有。

S:放屁!

Y:最幸福啊……就有一回,他穿着围裙像模像样百度着给我做顿饭,虽然后来差点儿没把厨房炸了。

S:能不能别说这事儿了……?!

 

Q24:两人有互相隐瞒的事儿吗?

S:没有!

Y:偶尔忘了吃饭,就……

S:操?!

Y:家庭暴力了啊!你们这采访心很脏啊,行了,哥现在没有隐瞒的事儿了。

 

Q25:两人爱情的表现方式是?

S:好的都给他!

Y:珍惜,陪伴。

S:靠,突然……这么肉麻的啊。

Y:我这可是真情实感,对爱人、亲人,其实就这两样最重要么。

 

Q26:对未来有什么憧憬?

Y:好好过日子呗。

S:荣耀水平更上一层,拿的冠军超过他,风风光光退役了之后,住北京上海都行,在一起,就够了!反正,翔哥不差钱!

Y:哦哟,未来一片光明啊。

S:靠,那你觉得得是多灰暗啊?

Y:哪儿能呢!这不是有你么。咱们响应号召,携手奔小康啊。

 

--------------------------------

 

Q27:请问您是左位还是右位?

S:啊?什么意思啊??

Y:就,上还是下是吧?哦,我上他下,不是骑乘。

S:操,你不会委婉点儿?

 

Q28:您对现在左右位的情况满意吗?

S:非常!极度!不满意!

Y:我看你每次都挺享受啊。我还挺满意的。

 

Q29:初次的地点?

S:前年夏休那会儿,我公寓……床上呗!

Y:刚好那年退役,没什么事儿,就找他去了。后边儿你懂的。

 

Q30:当时的感觉?

S:操,老子紧张爆了好不好!还疼!不过还真挺舒服的……算了,跟你个采访的说了你也不懂。

Y:开荒嘛!

 

Q31:当时对方的样子?

S:当时就想:“哈!叶修,你也会失控成这样?”

Y:开始一张脸蛋儿涨得通红,还有点不服气吧?反正挺可爱的,后面就更可爱了。

 

Q32:每星期的理想次数?

S:三次吧!我先声明啊,你翔哥绝对没问题!我是为你着想! 

Y:哈哈哈,多多益善啊!

 

Q33:每星期的实际次数?

S:也不一定,他又不一定都和我在一块儿,是吧,兴欣导师?

Y:也就个两三次吧,还得打游戏呢。

 

Q34:一般情况下一晚的次数是?

S:两,两次吧……

Y:一般两次,有一回他直接晕了,现在小年轻身体素质不行啊。

S:还怪我?!!

 

Q35:自己最敏感的地方?

S:我自己摸哪哪儿都没感觉,他那咸猪手来哪哪儿都有感觉,奇了怪了!

Y:腰吧。

 

Q36:对方最敏感的地方?

Y:他说的还真差不多那么回事儿了,耳朵,胸,小腹,大腿内侧,还有关键部位,可不是哪哪儿都是么。

S:腰啊,脖子啊,还有鸟!

 

Q37:在过程前后会不好意思吗?

S:…………会。

Y:有什么不好意思的,不过看他不好意思挺有意思。

S:呵呵,我给你两拳意思意思?

 

Q38:基础经验源于哪里?视频学习或者上网搜索?

S:没看过视频,看别的两个男的做有意思么,就……百度过一次,基本和他练出来的。

Y:无师自通。

 

Q39:觉得自己的技术好吗?

Y:很不错!

S:你丫能不能谦虚点儿?

Y:那非常好。

S:……切!那我也非常好!

Y:……

S:你有意见吗?!

 

Q40:觉得对方的技术好吗?

S:……还可以吧!马马虎虎挺爽的!

Y:孙翔小同志,不诚实啊。

S:很好,很好行了吧!

Y:他不用什么技术就够吸引人的了。

S:那不是还是说我没技术么?!

 

Q41:一般情况下的场所?

S:家里喽。

Y:床上呗,沙发浴室也挺常用。

 

Q42:想要尝试开发的场所?

Y:厨房吧?

S:叶修,你禽兽吧!

Y:别说我,你呢?

S:我最近打算买辆车……

Y:还是翔哥厉害。

 

Q43:用一句话形容床上的对方。

S:这和说好的宅男不一样啊?!

Y:哈哈,妙不可言。

 

Q44:过程中希望对方说什么?

S:妈的,还不如不说呢!什么热,什么紧……

Y:爽完不认啊孙翔大大?他放开来了什么都说,再多叫几声叶哥来听听就更好了。

 

Q45:喜欢亲吻吗?最喜欢亲吻对方的哪个部位?

S:喜欢!嘴巴!

Y:都挺喜欢的,非要说最,那就眼睑吧! 

 

Q46:最喜欢被对方亲吻哪个部位?

S:嘴巴!因为我也喜欢亲他嘴巴。

Y:他一主动哪儿都无所谓了,哎,说不定小兄弟也乐意。

S:什么意思??……我靠!!!

 

Q47:异地时两人如何解决需要?

S:冲澡、睡觉、打游戏……等见面了看你翔哥好好收拾他!

Y:之前打电话那招儿挺好的,视频就算了吧,小朋友挺害羞的还。

S:放屁!

Y:哦?那不害羞?下次试试。

 

Q48:过程中有无特殊的爱好或情趣?

Y:有回弄了套猫耳朵猫尾巴给他戴了,回头就给了那店家五星好评。噢,还有揉屁股。

S:我看微博上有那些特别牛逼的体位啊!

Y:算了吧,你当咱俩体操运动员呢?

S:你不行换我啊!

Y:呵呵。

 

Q49:现阶段最想尝试的体位?

S:骑乘!有种掌控全场的快感!

Y:哈哈哈,同上。十分享受。

S:看见没,宅男本性!

Y:我这可是洗干净了平躺任“上”啊,孙翔大大。

S:我还得谢谢你?!

 

Q50:过程中最能取悦对方的事是?

S:呃,我,我缩一缩呗……

Y:亲他,吻他。

 

Q51:对您而言,性是?

S:我这个人,从里到外,都是他的。同理,他也一样!

Y:情感表达,肉体享受。

 

Q52:请对您的爱人说一句话。

S:这辈子,不是你,不行!

Y:你是我的荣耀。

 

 

----------------------------------------------

 

后半部分由我和我家的宝共同完成❤!

祝大家七夕快乐!

在我写完这个字后……笔也断墨了…………

叶翔|恩仇录 7

*古风paro,老狐狸军师x小野猫将军
恩仇录1~3 4 5 6

*小将军回归倜傥公子哥儿

 

---------------------------------------------

 

7

草尖滴露,枝上鸟啼。天光割破薄云徐徐投射下来,照在阖目睡得安静的青年身上。空气中弥漫着一股淡淡的草香,蝴蝶无声无息地扑翅飞来,轻轻停在了青年的鼻尖。

孙翔只觉一阵微痒,皱着眉毛吸了吸鼻子,嘴巴要张不张,终于蓄力完成,猛地挺身就是一个大喷嚏。

“啊嚏——!”蝴蝶登时惊飞。

孙翔仿若刚刚来到这个世界一般,伴着一阵宿醉过后的隐隐头疼茫然四顾着,他揉揉鼻子,破碎的记忆东拼西凑出了一个模糊的印象。他离席大吐一场,后来遇到叶修,后来打了一场,后,后来……就睡着了。

叶修?

孙翔一惊,快速转头扫视一圈。没人。

他早就走了。

孙翔曲起一条腿,抬手按着额上穴位,扁着嘴含混不清嘟嚷了一句,神色懊恼。

“操,我还没和他说,我要走了……”

 

再回营时,几个兵将已在给他备马备车,另几个也刷起了马槽,一切都有条不紊地进行着,明明白白地告诉孙翔,该启程了。

孙翔每走两步,就会收到两旁投来的异样目光,孙翔扫上一眼,那些人又迅速低眉顺眼,搞得他莫名其妙,怎么,他一夜未回,都不认识了?!

孙翔实在有些火大,忍不住抓了一个小兵来问:“看什么看?我一夜未归,你们怎么也没人来找?本将军还没走呢,就不把我当回事儿了?!”

“禀将军,是刘军师的命令,军师说将军心情不佳,叫我们不要打扰……”

“哦,”孙翔点点头,这刘皓还算心细,而后又摆出副凶脸冲着瑟瑟发抖的小兵,“那你们一个个眼珠子都恨不得贴本将军脸上,什么意思?”

“将军……”小兵都快哭了。

“说!”

“您鬓上……插了朵花儿!”小兵一闭眼,豁出去了。

孙翔一愣,小兵趁着他手上一松,赶紧脚底抹油溜出老远。

“花儿?”孙翔木木重复了一句,摸上鬓角,指尖触到几片弱不禁风的柔软花瓣儿,瞬间大窘,捏住细茎一下抽出,低头仔细一看,竟是朵随处可见的淡粉的小野花!

叶修!!!

孙翔气得牙痒痒,气得把那花儿攥紧在掌心,面上腾着一片火烧云。

 

北调,一调可就调回了余杭。

乍看是件再好不过的美事,锦衣玉食供着,甚至还得了套地段极佳的私宅,但于孙翔而言,被圈在这片繁华之地叫他游手好闲、无所事事,和让他直接辞官并无两样。

这不是他想要的。

他要的,是男儿戎马一生,血铸荣光。

花街柳巷有个什么意思,还不如美女蛇好玩儿。

孙翔没坐马车,大方让给了刘皓——说来也奇怪,刘皓也跟着他走,单留几个部将带兵驻守。想想也无事,毕竟孙翔守营的那半年,已够那群不知天高地厚的虾兵蟹将消停个两年了!

他夹着马肚子在马背上颠出个匀速来,脚程并不紧,于是倒乐得悠闲,都能提前把自己置身于余杭宽街大道之上。孙翔一向没什么心思欣赏风景,更别提沿途荒芜处那野草都长得张牙舞爪,狰狞得很。

他不自觉地开始出神。

营外河里的鱼多好吃啊……西湖醋鱼就是再好,也比不上自个儿烤的。

叶修还会不会去营中挑衅?那老狐狸,贼心和贼胆儿一样大!

会不会发现他不在后,悻悻而归?还是得跟实力相当的打才过瘾吧!

啧……其实他还真比我强点儿,好吧,比一点儿再多点儿。

全能?真的假的啊,切,吹牛的吧!

……

 

一天两夜的时间,一小队车马终于踏入了余杭城门。

不似偏僻之地方圆十里百姓寥寥,余杭城明秀大气,独具一派气度。春有早莺争树,新燕啄泥,夏有接天莲叶,映日荷花,文人名仕无一不为此城倾倒,留恋半生,乐不思蜀者比比皆是。

孙翔自携一股非凡气场驱马踱进城内,下颔微扬,将眼前繁华之景尽收眼底,心头思绪甚至颇有了几分赌气的意味。

哼,要我风流恣意、负手享乐又有何难?本将军仪表堂堂,相貌出众,武艺过人,只怕不出两月,便是这余杭城中的响亮人物!

 

 

-T-B-C-

 

日更了有好些天吧……这是我产出最高的一个月,我自己都很惊奇。但不得不说,还真挺累的,身心俱疲系列,头发都直掉(。

接下来几天会休息一下,然后到七夕,不出意外的话,是恩仇更新一章,然后还有一篇短篇节日甜饼也会一起发。

感谢支持。(鞠躬)

©三昧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