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字儿的。

关于

十八了。

王方|假正经

我好快乐,这是雪柳老师第一次留给我的专属文字——细腻的、绵长的,像是揉搓在沐浴球上的泡沫,直贴肌肤,这份味道,又直达心灵。一切起承转合都恰到好处,一切甜蜜悠远都真相是真。我爱雪柳老师!❤️
十八岁,有你,太好了。

苝望:

给三昧老师的!三昧老师生日快乐!今儿成年啦!


我爱仙女!友谊长存! @三昧


文前预警:年下,双医生paro,部分情节参考女为悦己者_(:з」∠)_


01


清早太阳刚爬上天,明晃晃铺开一片光,亮得灼眼却不烫人。尽管时间还早,医院里已经人声喧嚷起来,排队挂号的人络绎不绝。


“方主任,来这么早?”


前台的小姑娘看...

我喜欢看进逼底线的过程。

我喜欢看迫近阀值的过程。

看周巡佯作牙尖嘴利的放肆大胆什么时候撕了关宏峰的面具。看关宏峰绝对克制波澜不惊的情绪什么时候为周巡冲堤溃坝。

关宏峰的疤在脸上,周巡的疤在身上也在心里。我喜欢看互相舔舐,水乳交融。谁都想给彼此绝对保护,谁也都想给彼此相对自由。

我就这点儿传统关周的低俗爱好。

叶翔封笔。有缘再见。

大薛|有味

*张伟生日快乐🎉大宝贝儿又长大一岁啦🎶

0.
如此幸福的一天。
雾一早就散了,我在花园里干活。
蜂鸟停在忍冬花上。
这世上没有一样东西我想占有。
我知道没有一个人值得我羡慕。
任何我曾遭受的不幸,我都已忘记。
——米沃什《礼物》

1.
张伟直到从长沙飞回北京进到自个儿家家门儿的时候,还觉得脚底发飘,跟踩在棉花上似的,他伸手摸门把想拉的时候才发现他还没输指纹儿。
他轻轻吐了口气,脑门儿、人中那块儿都渗着细细的汗液。
他仰脖子的时候禁不住眯起了眼睛,有几绺光线裹上他黑漆漆的睫毛,像是某种粗劣的鎏金技艺。他晕乎乎地想:你以为要么是流星要么是火柴呢,实际就是一楼道感应灯。
流星许人愿望,火柴制造梦...

白夜开播一周年快乐❤️

一个十分钟速写。昨晚上脑子里就这些东西。……

“这样不解决问题。”

这张周巡这么好看一定要上传一下。

1/11

© 三昧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