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昧  

叶翔|去你那儿还是去我那儿?

*一个关于国庆抢票的故事。
*微杜柔
*好久不见!大家国庆快乐!!中秋快乐!!

-----------------------------------------


“大神,我们能不能回家可就看你了啊!”

兴欣如今的队伍已逐渐扩大,锋芒毕露,各部门的运作也逐渐完善,一切都往着好的方向,展开在任何人眼前的都是其不可限量的光明前途。
从全国各地为叶修慕名而来毛遂自荐者不计其数。
真正被纳入兴欣这一“草根”冠军战队的却还真是凤毛麟角。
孙翔对此作评,“你们那从前都是游戏里大街上随意拉人,现在这么讲究!是你们兴欣飘了,还是我们轮回拿不动刀了?”
孙翔哪里不知道叶修对优秀人才从不含糊的性子啊?从前那是看人品,瞎猫碰上死耗子,现在这得是千百人头里边儿正经选拔。
他单纯就是视频对话里嘴痒,就想逗叶修一乐。他乐,他也乐。

当他们大包小包揣着对荣耀的热爱、怀着对叶修的仰慕来到兴欣,短短数小时内,荣耀的热爱更甚,而叶修的“伟岸”形象无一不破碎得彻彻底底。

于是,这回国庆逢中秋,长假八天乐,他们一帮子胆儿养肥了的干脆把七八部手机在叶修前面依次排开,放眼扫去,每一部手机都停在了——国庆抢票的页面。
抢票,一件令国人为之疯狂的人生大事。
这涉及到,软坐硬座,座票卧票,还有,最根本的,抢得到票,和,抢不到票。

叶修充傻装愣:“别吧,就算是二手机,七八部一块儿来,这国庆礼物也挺贵重的。这心意我领了啊!”
“大神,别闹了,我们能不能回家可就看你了啊!”
叶修倏尔板起脸来,露出严肃神情:“不成,自个儿抢去,买到票就回家,票都抢不到的,是不是该加练自个儿看着办吧!”
正当那群人见无赖不得纷纷拿走手机时,叶修幽幽感叹一句,像是恍然大悟似的:
“这就是喻文州留在本地的理由啊。”
众人默,仿佛能见到喻文州一口老血欲出。

突然,叶修的QQ窗口疯狂跳动起来,对方好像性急至极,干脆来了个窗口抖动,只见那聊天窗口飞闪猛晃,一下就霸占了屏幕中央的位置。

一叶之秋:老狐狸,国庆了!!!
一叶之秋:靠,我们队放这八天心不甘情不愿,愣是把前面一星期的训练量加大了。我擦,又不是高中生补课?!
一叶之秋:哎,国庆去你那儿还是去我那儿啊?
一叶之秋:……擦,听起来怎么怪怪的啊!
君莫笑:看谁先抢到票吧!

孙翔霎时斗志昂扬,爆棚的胜负欲直冲云霄。
退役老人挑战他的手速?!开玩笑!

他几乎是立马回头,如临大敌地叫住了正忙着收拾行李的杜明,那神情,仿佛下一秒就是荣耀决赛。杜明收拾行李出的一身热汗,都得给孙翔盯得成了冷汗。
“杜明,我要买票!”
“什么票?”
“回家的票!”
“啊?战队不是替我们买好了吗?”

对,就是回家的票。
孙翔无比笃定地想。
满心思念,满心的甜。经由短暂的分别酿造,经由爱恋的人们品尝。

孙翔“算定”叶修肯定会趁此机会多陪家人,能溜出来那会儿,最快也要到五号。切,那他都到北京了!而孙翔,丝毫不曾考虑叶修那几乎一整个家里蹲的夏休。

一叶之秋:[图片]
一叶之秋:看到没?我五号中午的票!等着认输吧!

叶修倒不知道这小子已经和自个儿设下了这盘关乎尊严的战局,而且能在对方选手尚处茫然时,就已经篡裁判权,宣布冠军了。

君莫笑:哎哟,别高兴得太早啊。
君莫笑:[图片]

孙翔定睛一看,那时间生生比他早了四个小时。他冷不丁想到刚对杜明放出不久的豪言:“我要是输了,我吃键盘!!”

一叶之秋:……操!!!
一叶之秋:那我这票怎么办啊?!

孙翔敲键盘敲得噼里啪啦,咬牙切齿。

君莫笑:看哥给你支一招儿。你给杜明,小唐说了,她爸想见见他。
君莫笑:别说,这小子厉害啊。

孙翔立马将那赌誓抛至九霄云外,很不厚道地捧腹大笑,堪称嚣张无比:“杜明!你要见家长了——!”
杜明急匆匆从外头冲进来,浑身,如遭雷劈般僵硬。
下一秒,轮回宿舍上下三楼,无一不被一声仰天长啸所贯穿。

君莫笑:这牛郎织女,赶着国庆中秋鹊桥相会,够新鲜的啊。
一叶之秋:那小子现在乐疯了,跟抽了似的哈哈哈!

叶修哭笑不得。

君莫笑:我说,咱俩。
一叶之秋:噢!咱俩!
一叶之秋:谁是织女?!



-E-N-D-

2017-10-01 评论-8 热度-177 全职高手叶翔叶修孙翔
 

评论(8)

热度(177)

©三昧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