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字儿的。

关于

叶翔|恩仇录 5

*古风paro,老狐狸军师x小野猫将军

恩仇录1~3 4

*这章,孙翔,很帅!下章,叶翔,发糖!

*经典台词上线

 

---------------------------------------------------

 

5

孙翔北调之令已下。

这一令,来得突兀而蹊跷。就是孙翔这等不屑工于心计之人,也知道其中定不简单。必是有人从中作梗,虽不至于要置他于死地,但要削他势力,紧他兵权,却是毋庸置疑的。

还用问为什么?谋他权势,妒他天资!他一次被俘,又能代表什么?没了他,那些蛮子的尾巴早翘上天了!

孙翔怒火中烧,却又莫可奈何。

众人皆知,孙小将军极其厌恶积攒人情、宽阔人脉,来去皆是“一人风流”。本事在身,就是飞扬跋扈乃至目中无人,也无人敢参他一本。为了远离政治中心,更是主动请命领军戍边,懒得趟那一群老家伙的浑水。如此几年下来,他能调动的“资源”堪称寥寥,更别提如今甚至根本不知道这水……有多深。

妈的。

人不犯我,我不犯人。

人若犯我,我打得他妈都不认得。

 

距那次被俘,已去一月。这一月,除了偶有小批蛮军为试探军力来犯,叶修那一派人却是极少再见。许是养精蓄锐,积攒实力呢。孙翔不以为意——三岁小儿都懂的道理,落毛的凤凰不如鸡!

畅快骂完这句,转念觉得哪里不对,拧眉一想,猛然窘迫。操,更别提本将军是虎,是狼了!

“将军,您到底是什么啊?”

“让你说话了吗?!”没见老子火大呢么!哪儿来的小兵,就你话多?

孙翔心烦意乱,说话都能踩进自个儿挖的坑里头。

他忽而有些迷茫。

从前于一群无名小卒中,他是鹤立鸡群,不甘一辈子籍籍无名;后来得人赏识,肩负重任,出人头地了,厌官场之险,爱沙场之烈。

用他,又疑他,要拿绳栓他,拿权压他。

他根本没想着争权夺利,只想驰骋沙场,威风一世,得意一生,错了吗?!狗屁的帝位,送给他坐他都不要!

男儿有泪,不当轻弹。所以孙翔狠狠皱了皱鼻子。

血是荣,泪是耻。

然而孙翔此刻却是满腹委屈。

想来,他也不过才是一个没长大的孩子。

 

“孙将军睡着了……?”

“是,睡下半个时辰了……军师可有要事?”

“我……”

“……谁来了?”孙翔被耳畔一阵窸窸窣窣的说话声吵醒,皱着眉头自桌案上撑起身,揉了揉惺忪睡眼,护腕压得面上红痕实在明显,嘴角甚至还有一丝干了的口涎痕迹。一时间,竟真叫人想不到他就是令蛮人闻风丧胆的一介英武将军,看上去倒更像是邻家午后瞌睡的少年。

刘皓也不曾拱手施礼,带着一丝若有若无的笑意上前几步,仿若例行公事一般开门见山:“将军,晚上营中为您办了饯别宴。”

孙翔睡意倏然全褪,脑中短暂空白地滞了几秒,恨恨磨了磨牙,冷哼一声,看来消息够灵通的,这就要赶他走了。

“嗤,知道了,哪儿凉快哪儿待着去吧。”

挥手赶走了帐中其余所有人,孙翔在将军椅上愣神半晌,咬牙起身,腰板儿挺得笔直如松,一头乌发高束,换上他最为心爱的一身玄甲,脚踩战靴,只单单立在原地,便横生出一股以血洗练而出的煞人气场。

活着,就要活到袒胸露背迎接万箭攒头,犹能举头对苍天一笑的境地。

 

那晚孙翔出帐入宴,不可谓不惊艳。

举手投足间流露而出的皆是将帅之气,霸者之姿。剑眉间蕴着三分恼怒七分不耐,提酒踩桌,锋锐目光依次自席间每人面上扫去,虽仍是那般清亮嗓音,此时却字字掷地有声,威震四座。

“下面坐着的,有助我者,有毁我者,我知道!但那又如何?助我者,我日后数倍报答;毁我者,我当你有眼无珠。今日,本将军折于小人之手,”孙翔一把揭了酒盖,红着眼睛仰头闷下一口,“明日,则未必!”

“喝酒!”

 

 

-T-B-C-

评论(6)
热度(61)

© 三昧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