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字儿的。

关于

叶翔|恩仇录 4

*古风paro,老狐狸军师x小野猫将军

恩仇录 1~3

*看老叶抢劫现场,刘皓:我不要面子的吗?

*更新更新来更新,我真的很不错!(你


-----------------------------------------------------

 

4

“来了?”

“你要什么?!”刘皓劈头盖脸就砸下一句,他真是厌恶极了这人无论何时都云淡风轻的模样。

“你都不先问问你们家小将军如何了?”叶修施施然掸衣坐下诧异半挑了眉,看着怒目冲进营帐的刘皓,挥手示意旁人在外等候,“说实在的,你们要是把他押在我们这儿,我也真觉得有那么点儿小麻烦……毕竟,你看我们势单力薄,尤其——粮草匮乏啊。”

“粮草?”刘皓简直要被人气笑,“叶秋……修,难道今日之事不就因你截粮而起?”

“不错,”叶修甚至是赞许地点点头,“我还要你们上好兵器十余把,刀枪剑戟皆要由精铁所炼。再供我百套箭弩。”

刘皓想到叶修会狮子大开口,狠宰一笔,却忘了,这人脸皮堪比天地厚度,一番话下来,他脸已煞白,怒气翻滚,咬牙切齿逼出一句:“就凭你?痴心妄想!!”

叶修很是惋惜地幽幽叹道,语意真诚无比:“可惜啊,小将军年纪轻轻便英武过人,人才难得,却要殒命于此……”

“够了!”刘皓大喝打断,他心中也了然,一旦孙翔殒命,他项上人头怕也不保。兔子急了尚要咬人,何况他刘皓自诩虎狼之辈,霎时面色狰狞冷笑道,“堂堂叶军师也沦落到这等地步,怎么,这是公报私仇?哈哈哈……对,就是我设计让主公逐你、弃你,吴国不养一个半年吐不出一计的军师!恨我吗?想杀了我吗?”

叶修不动声色瞧着这人被嫉恨支配的歇斯底里的模样,眼里不见波澜,仿似置身事外,待人说得气喘才淡漠接话:“刘军师,说累了吧?说累了我这儿也没有好茶奉上。”

在旧营,刘皓是他一手培养的军师,但苦于天赋不够,心思又全散在勾斗逐利之上,纵然再大希冀也已被消磨殆尽。不是没有副精明的头脑,可惜,不用在正处。此后,叶修对他也只能是尽力点拨一二,再无多少话说。反倒是他,一而再再而三地挑衅相向,拙劣构陷的伎俩叶修甚至不忍卒视。

却忘了,去留从不在他叶修,而在主公。

如今,旧恨未平,新仇又起。

“刘皓,你还是毫无长进。”叶修言罢,胸中,并不是一丝痛惜也无。

 

孙翔坐在侧厅,口中布团堵得他喉间一片干涩。背脊冷汗津津,浑身僵硬,已然忘记腿脚被粗绳束缚的麻痛,只知脑内耳鸣阵阵,令人头晕目眩。

叶修,是被撵走的?!幕后元凶,竟还是刘皓……

后来谈判条件如何,结果如何,连他自己的死活如何,孙翔一概没有听见,他还没能消化这绞作一团的陌生信息,以至于久久不能回神——他这时候才觉自己真真是一介武夫。

电光火石之间,他心中忽然一凛,面色巨变,一股凉意自脚心直冲上头,激得头皮炸开。

他……是被故意安排在侧厅,故意要他听到这场谈判的吗?

 

“小将军,算你命大啊。”

来人半开玩笑的一句却把尚在神游的孙翔吓得浑身一筛,一年沙场洗练,两道锋锐骇人的目光条件反射刺去。

“唔唔嗯唔!!!”

叶修一愣,忍着就地捧腹的欲望,扯掉了青年口中已经濡湿的布料扔到一旁,蹲下身来就这么若有所思地看着孙翔,视线几要将小将军刮下一层皮来,看得人如芒在背,浑身不自在。

“看屁啊,知道老子好看。”孙翔终于忍不住冷哼了一声,佯作不屑刻意别过脸拧眉避开那人实在存在感太强的目光。

错就错在孙翔误判敌方脸皮堪比城墙厚度。

叶修摸了摸下巴几日未理便冒出的细胡茬儿,一本正经诚恳应道:“嗯,是好看得紧。”话音刚落,于孙翔愣神不动之际甚至还探手过去戏谑在他下巴上挑了一把,又敏捷收手起身。

孙翔大惊,脸上忽红忽白,他自个儿能说自个儿,被叶修这么一重复,完全变了个味儿。纵然以前壮志难酬失意不得志时,也不过就是饥饱不定,谁想还敢有人对他如此轻佻?!当他孙翔是什么?纵然马失前蹄沦为俘虏,受刀笔之责,也不该承辱于人!

孙翔几乎从地上一弹而起,上手一推横臂将叶修抵墙狠狠瞪了上去,咬牙切齿道:“我操你……”

“这福我可享不起。”叶修笑眯眯挡开他小臂,故作绅士让开身去掀起帐帘,“改日再会,小将军。”

 

 

-T-B-C-

 

连载,就是一个让人连睡觉都在思考情节的东西……

给自己定个小目标,写到后面,热度可以破……60就好!

希望各位支持,感谢——!

评论(6)
热度(68)

© 三昧 | Powered by LOFTER